人对自己的死亡是有感知的

外婆走了。

上个星期,外婆在查出癌症半年之久后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从深圳赶回山东参加她的葬礼,妈妈对我说起了外婆在生命最后时光里的种种反常表现。

去年年底,外婆还没有查出癌症,我妈把她接到济南过了一段时间,外婆在行李中带上了针线、布料和棉花。外婆的针线活很好,家里的孩子小时候穿的虎头鞋、棉衣棉裤她都会亲手缝制,空闲时间还会给我父辈们做一做棉马甲之类的衣物。

当她带上这些东西时,我妈就感觉很奇怪,之前做的棉马甲什么的都还可以再穿几年,本来就是接她过来享乐清闲来的还带上这些东西。

外婆却很反常地说,也就再给你们做这一次活了。

在济南待着的时候,外婆经常到大明湖遛弯儿,也结识了一些老伙伴。年底外婆回家过年,我妈在外面碰到了其中一位老人。

老人跟我妈打招呼时提到了外婆,关心外婆什么时候再来济南。中间跟我妈透露了外婆之前跟他说明年可能来不了,老人说他当时还很疑惑,你比我年轻那么多岁,怎么可能来不了呢。

结果外婆今年年初就查出来肺癌晚期,真没能再来。

后来外婆查出来肺癌,家里人也都没有向她透露具体的病症,用一些不那么严重的病症隐瞒着她。

因为上了年纪无法开刀,在医院保守治疗了几个月后在医生建议下回家静养。我妈中途回去看她,她偷偷把我妈叫到卧室里,从橱子里拿出来一个门帘儿,说是要在她百年之后放在她的坟墓里用。我妈当时心里咯噔一下,震惊之余又有些难过。

原来周围老人去世后坟墓里用的门帘儿都是我外婆帮忙做的,等她走了就没有人给她做了,她只能自己给自己做一个了。

life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