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zhen

两场 Live 🎸、一场电影 🎬、一针破伤风 💉、一支威士忌 🥃

我的屁股在时隔多年之后又领教了一次针扎的滋味,同时我也打下了人生中的第一支破伤风。

周末 = 躺。

我通常在周五晚上熬夜,周六睡到自然醒,然后在床上待到肚子饿了起床吃东西。阵地随之转移至沙发,躺着看电视。

现在的状态,和大学刚刚毕业时真的是相差甚远啊。

那时候初到北京,正值反法西斯胜利 70 周年纪念,整个北京内城一半以上的道路不通,公共交通也颇受影响。即使是这样,我还踅摸着要出去走走,去看看展览和演出,不要整天待在屋子里。

在来深圳的头一年也差不多是这样,除了会出去看看展览和朋友结伴出游,自己还偶尔会精心准备好菜谱和食材,做一道自己心念已久的「一人食」。而现在,除了煮饺子、泡面,一年做饭的次数两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应该热爱生活才对。

两场 Live

大概去年 8 月在香港看过 Bob Dylan 后就没有在深圳看过 Live,年末的时候草东巡回买到的黄牛票是假的,连检票口都没进去。后来的惘闻和西原健一郎买过票之后也因为时间原因没能去成。

这个周末却连看两场,可以说是非常充实了。

MONO

📍:HOU Live

⏰:2019 年 3 月 8 日

MONO 是非常老牌的后摇乐队了,这次也是他们 20 周年纪念巡演。你如果去问一个喜欢后摇的朋友,如果说他们最喜欢的后摇专辑里没有 MONO,最喜欢的后摇单曲里没有 MONO,那么最喜欢的后摇乐队一定会有 MONO 的一席之地。对于很多国内的后摇乐迷来说,MONO 可以说是他们的后摇启蒙。

我听后摇不算多,听 MONO 也不算多,但是这样有分量的乐队来巡演,也是想去现场感受一下。无奈票早已在预售时售罄,也便作罢。可就在开演的前一天,朋友圈里一个朋友转票,遂联系买下,才促成了这次现场膜拜的机会。

这场演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 Ancore 曲竟然选择了 《One Step More and You Die》这张专辑里长达 15 分钟的 COM(?),直教人大呼过瘾。

Chinese Football

📍:B10 Live

⏰:2019 年 3 月 9 日

没有人不是国足球迷,即使曾经破口大骂过无数次。

初识 Chinese Football 是因为这个乐队的名字真的很让人印象深刻,而且由史悲操刀的专辑封面我实在是太喜欢了。自此就成了国足的歌迷。

国足的歌和国足真的和搭调,用足球场的情形来讲述人生和爱情。主唱粗旷的外表下暗藏着细腻的心。

新专辑听起来很舒服,令人不快的是去年的鼓手妹子换成了一名壮汉。不过还好,鼓点更有冲击力了。

Image

一场电影

漫威的电影和《速度与激情》是同类型的,看个特效和场面,剧情不能细抠,不过胜在世界观和漫威宇宙的布局,联系起来还蛮有意思。

但是这一次的《惊奇队长》真的很无聊,无聊到我甚至在中途睡着。唯一的亮点是「吞元兽」的神奇威力和局长弗瑞独眼龙的来历,至于惊奇队长也太 bug 了。

一针破伤风

在观看国足演出前的两个小时,外面下着雨,我和朋友躲进一家串店吃饭。串店的卫生间设置在店的外面,在锁门的时候,我不甚被那种复古的由很大质量铁块打造成的门闩夹破手指。一阵痛疼让我想起了当年是因为破伤风的感染而死在国际人道主义救援的革命事业中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白求恩,周围厕所幽暗的环境以及周围泥土的味道让我不禁皱起了眉头——到底有没有必要去打人生中第一支破伤风。

于是我赶紧联系了多位医生朋友,他们纷纷建议我,为了保险还是打一针的好。

就这样,我的屁股在时隔多年之后又领教了一次针扎的滋味,同时我也打下了人生中的第一支破伤风。

一支威士忌 🥃

除了 KFC,你还可以体验到的《绿皮书》同款 —— Cutty Sark 威士忌🥃。

在剧中,Dr.Shirley 要求每天晚上都要喝一瓶 Cutty Sark。

为什么是 Cutty Sark?

那是因为,在电影中故事发生的时间,1962 年,Cutty Sark 是最受美国人喜爱的威士忌。

在真实世界的 1961 年,它成为第一款在美国年度销量超过百万箱的威士忌。

不分种族和阶层,大家都爱它。

至于品质就没必要挑剔了,和当年的酒款喝起来也完全不是一回事,但七八十块钱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还没喝,因为医生说了,打了破伤风之后先不要饮酒)

Image

以上图片除 #一支威士忌 🥃 部分的剧照外,都由 iPhone Xʀ 拍摄